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制 > 文章

起诉上海迪士尼,大学生们胜诉概率很大

发布时间:2019-08-21 18:39 | 来源:未知

起诉上海迪士尼,大学生们胜诉概率很大

前不久,上海华东政法大学大三学生小王和三名同学起诉上海迪士尼,请求法院判令迪士尼不让带食物进园的格式条款无效,同时请求赔偿自己带去的零食损失46.3元。大学生们勇于挑战国际企业的维权举动获得广泛支持。

起诉上海迪士尼,大学生们胜诉概率很大

 

在我看来,华政大学生胜诉的概率还是很大的:

第一,从格式条款角度来看,迪士尼不准游客带食物进园的格式条款是违法的。交易中使用格式条款的最初目的是为了提高交易效率,比如在自然人与企业之间签订的合同,往往都是企业事先准备好的由格式条款组成的格式合同。而企业经常利用其强势地位通过格式条款来谋求不合理的商业利益,免除自己的义务,造成不公平的现象。合同本是交易双方意思表示一致的产物,但是面对格式合同,面对商家的强势态度,消费者往往没有选择权,因为要么忍受着不平等条款签合同交钱,要么走人不买了,然而很多东西又是不得不买的,比如房子、车子、保险等。华政学生的起诉提醒了我们还有第三条路可以选择,那就是拿起法律的武器,通过诉讼方式强势维权。

华政学生能否获得法律支持,主要是看有没有请求权基础。首先,通过检索我国对于格式条款的规定,发现主要集中在《合同法》的以下几条:

第三十九条:采用格式条款订立合同的,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当事人之间的权利和义务,并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请对方注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责任的条款,按照对方的要求,对该条款予以说明。格式条款是当事人为了重复使用而预先拟定,并在订立合同时未与对方协商的条款。

第四十条:格式条款具有本法第五十二条和第五十三条规定情形的,或者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免除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该条款无效。

第四十一条:对格式条款的理解发生争议的,应当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释。对格式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应当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条款一方的解释。格式条款和非格式条款不一致的,应当采用非格式条款。

根据上述第四十条“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该条款无效”,本案中迪士尼排除了原告的自主选择权和知情权,这是《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明确赋予消费者的权利。

消费者有权选择购买园区内的高价食物还是自带食物,而迪士尼无权对这一权利做出限制。如果像迪士尼解释的那样:禁止游客带食物进园是为了防止乱扔垃圾而破坏环境,为了避免食物产生的气味,遵循这种逻辑的话,园区内也不应该设置餐厅。

即便承认园区为了管理可以禁止游客带食物,能够接受这一条的游客就去游玩,不能接受的有选择不去玩的权利。但是,游客对于这一条款应该有法定的知情权,既然迪士尼限制了游客携带食物的权利,就应该对此尽到充分的提示和说明义务,否则游客可以援用《合同法》司法解释二第九条的规定:“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当事人违反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一款关于提示和说明义务的规定,导致对方没有注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责任的条款,对方当事人申请撤销该格式条款的,人民法院应当支持。”然而本案中迪士尼在网络购票的各个环节都没有明示“禁止自带饮食”的规定。而这一条恰恰是对本案原告最有利的一点。游客准备进园时才被拦住告知“禁止携带食物”,此时一般人在浪费了时间、金钱以及情绪成本的前提下也就忍一忍接受了这种不公平,这其实也是对游客自主选择权的间接侵犯。

起诉上海迪士尼,大学生们胜诉概率很大

 

第二,迪士尼强制翻包检查是必然不合法的。这涉及对公民人身权利的侵犯,对一般人格权的侮辱。根据我国法律规定,只有司法机关在办理案件时有权强制检查私人物品,并且要遵循严格的程序法的规定。

生活中,我们普通民众谁没有遇到过饭菜里有不应该有的东西,谁没有在景区被宰过,谁没有买到过过期变质的东西,但是多数人都忍了,认了,算了。这种低头无疑是一种纵容,这商家知道顾客拿他没办法而洋洋自得,因此更加剧了“店大欺客”行为,而顾客也只能把这种委屈当作习惯,消费环境就永远乌烟瘴气。

不管本案华政学生最终能否维权成功,他们敢于起诉大企业的维权行为,都从情感上鼓舞那些忍受着委屈、勉强接受商家不合理要求的消费者,鼓励人们勇敢通过法律途径来维权,推动人们权利意识的觉醒。希望更多的人站出来向不法行为说不,通过法律途径促进社会公平正义。

相关文字新闻